讓職業教育站得更高走得更遠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
  • 来源:在线西瓜观看AV影片_在线香蕉精品视频_在线亚洲97se

  相比較普通教育而言,職業教育在我國歷史較短,理論研究有待深化、實踐探索有待豐富。在建設教育強國、加快推進教育現代化、辦好人民滿意教育的今天,對職業教育的內涵、特征、作用等問題形成清晰認識並取得共識至關重要。

  1.職業教育的內涵

  從我國的實踐探索來看,職業教育是一個內涵不斷豐富、層級不斷提高的發展過程。

  1996年《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教育法》規定:“實施以初中後為重點的不同階段的教育分流”“職業學校教育分為初等、中等、高等職業學校教育”。

  之後,通過“三改一補”措施(對現有高等專科學校、短期職業大學和獨立設置的成人高校進行改革、改組和改制,選擇部分符合條件的中專改辦補充進高職院校),高等職業技術教育(大專層次)得到瞭快速發展。

  2014年,《國務院關於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的決定》指出:加快構建現代職業教育體系。鞏固提高中等職業教育發展水平。創新發展高等職業教育。探索發展本科層次職業教育。建立以職業需求為導向、以實踐能力培養為重點、以產學結合為途徑的專業學位研究生培養模式。研究建立符合職業教育特點的學位制度。

  這一制度的設計表明,我國職業教育體系在層級上已從原來的中等、大專兩個層次向上延伸至本科、研究生層次。盡管對後兩個層次是否是職業教育,業界認識並不完全一致,但探索一直未停。2019年全國已有15所民辦高等職業技術學院,在更名為大學的同時,試點開展本科層次職業教育。

  對職業教育內涵,我們可作如下理解:

  豐富性。職業教育既有狹義的概念,也有廣義的概念;既有學歷的,也有非學歷的;既有正規的,也有非正規的;既有學校實施的,也有社會實施的;既可以是某類職業的,也可以是特定崗位的;既有知識的教育,更有技術技能的培訓;既可以是職前的,也可以是職後的。

  開放性。培養(培訓)對象的開放:既可以是在校的學生,也可以是非在校的其他從業人員;既可以是在崗人員,也可以不是在崗人員,甚至是退休人員。辦學形式的開放:既需要在學校進行知識、技能教育,也需要在生產、管理、一線企業接受培訓。培訓內容的開放:既可以是專業或專門的知識、技能,也包括生活的知識、技能。因此,職業教育是面向人人的教育。

  融合性。從教育內部來看,職業教育要強化與基礎教育的融合。一方面,要提高基礎教育質量,為一部分學生選擇職業教育、完成職業教育培養目標打下堅實的學習基礎。另一方面,職業教育也要反哺基礎教育,通過為中小學生開展勞動教育創造條件等形式,引導他們從小樹立職業意識。同時,還要加強與高等教育的銜接,為學生接受更高一級的技術技能打下文化與技術的基礎。從教育外部來看,職業教育要強化與行業、企業、用人市場以及社會的融合,樹立以服務求生存、以貢獻求發展的辦學思想。

  發展性。職業教育首先表現為一種就業教育,但不是“斷頭”教育。從廣義的職業教育來看,其內涵應隨著社會的發展不斷豐富,勢必還要將生活、生存技能教育等納入其中。同時,其層級也應不斷提高。

  2.職業教育的特征

  概括起來,職業教育有以下幾個基本特征:

  辦學模式的“雙主體”。主要是指職業教育和培訓,需要職業學校和企業共同開展。廣受推崇的德國職業教育“雙元制”,其核心是受培訓者每周在企業3~4天,作為學徒接受實踐培訓;在職業學校1~2天,作為學生接受理論教育。近年來,我國職業教育大力提倡校企合作,教育部開展的現代學徒制、人社部開展的新型學徒制,以及教育部建立的“行指委”等,都是對這一辦學模式的探索。

  培養要求的“雙目標”。職業教育要求學生既具有一定的知識水平,又要掌握該學歷層次應具備的技術技能。加拿大CBE(Competency Based Education)教學模式,是以能力為本位的教育,強調學生從事某一職業所必須具備的實際綜合能力(包括操作能力、動手能力等技術技能),同時強調學生掌握與運用這種技能所必備的知識與態度。

  人才規格的“雙證書”。是指職業教育學生畢業時既取得學歷證書,又獲得與本專業(職業、崗位)相關的職業資格(技能)等級證書。當前我國職業教育實施的“1+X”證書制度,其目的就是在學歷證書取得社會認可的同時,進一步強化勞動力市場對學生技能的認可,從而拓寬就業創業渠道。

  服務面向的“雙功能”。職業學校既要舉辦學歷教育,也要開展非學歷教育(崗位培訓、職業資格培訓、勞動力轉移培訓、繼續教育等)。

  師資隊伍的“雙技能”。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最大的區別是強調它的實踐性和崗位能力,因此,教師既應具備相關專業(工種)的理論教學水平,又要具備相關行業、專業、工種、崗位的實踐教學及其指導能力。以瑞士鐘表師職業為例,學生每周一天在學校學習關於材料、機械原理、數學等方面的基礎理論,其餘時間都在鐘表企業跟隨師傅實踐操作,師傅對學生實踐能力培養發揮著關鍵作用。我國職業教育大力推進“雙師型”教師隊伍建設,正是基於職業教育這一特征對教師素質和能力的要求。

  3.職業教育的作用

  職業教育的諸多重要功能

  更好地發揮在教育普及中的中堅作用。2019年我國高中階段教育毛入學率為89.5%,其中,中職教育在校生占高中階段教育在校生總數的39.18%,貢獻率接近40%。高等教育毛入學率為51.6%,其中,高等職業教育在校生為1281萬人,貢獻率為16.5%。中國是發展中人口大國,不可能人人都上普通高中、普通本科,實現2035年教育普及目標(高中階段毛入學率達到97%,高等教育毛入學率達到65%),要繼續發揮職業教育在教育普及中的中堅作用,這對於我國保持一個合理的教育結構、層次與體系非常重要。

  更好地發揮在人力資源開發中的催化作用。職業教育是一種“缺什麼學什麼、缺什麼補什麼”的教育,是人力資源開發最直接、最快速、最有效的手段。當前,各種新產業、新模式、新業態不斷湧現,職業教育要加速培養與之匹配的大量一線人員。

  更好地發揮在制造強國建設中的基石作用。從人員結構上來看,制造業中技術研發人員是少數,制造、生產一線人員是大多數(2010年,中國汽車整車制造行業中,技術研發人員與制造、生產一線人員比例為1:15.6)。相對於產品設計而言,產業工人的技術技能更為關鍵,隻有高水平的工人,才能將產品設計變成現實。因此,職業教育要將培養知識型、技能型、創新型產業大軍作為重要使命,托起中國建設制造強國需要的人力資源底座。

  更好地發揮在教育扶貧中的長效作用。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後,職業教育還要繼續發揮在解決相對貧困、鞏固扶貧成果中的優勢。讓一大批學生接受職業教育,實現創業就業。要教育培訓一批有文化、懂技術、善經營、會管理的新型職業農民,開展現代農業技術技能培訓,推動農業轉型升級,致力農民增收創收。要加快推動農村富餘勞動力轉移培訓,拓展就業渠道,為城市化進程儲備相適應的技術技能。

  更好地發揮在“一帶一路”建設中的融通作用。“一帶一路”在建設過程中必須輔之以教育同心同向,技術技能是無國界的,更易嵌入到當地的經濟建設、社會發展和人民生活中,更易被各國政府和普通民眾接受。魯班工坊在海外普遍受到歡迎,充分展現瞭技術技能在國際合作中的魅力。

  職業教育對傳承技術技能的重要作用

  人類社會的進步與發展,得益於知識和技術技能的傳承、創新與積累。但知識和技術技能在傳承、創新與積累上走著兩條不同的路線:知識的傳承即使中斷瞭,隻要有載體在,後人還可以恢復;但技術技能的傳承一旦中斷,後人就無法恢復。我國許多技術技能之所以沒有得到傳承,正是因為缺少系統而規范的職業教育。

  職業學校是傳承技術技能的重要載體。我國傳統師傅帶徒弟的技術技能傳承模式,規模較小、缺乏標準、難以為繼,很難培養出現代化生產所需要的大量技術技能人才。因此,職業院校要按照現代學校理念、現代生產理念,把技術技能傳承與積累作為自己神聖的辦學使命。

  深化教育教學改革。在專業建設上,要加強與產業、職業崗位的對接;在課程內容上,要加強與職業標準的對接;在教學過程中,要加強與生產過程的對接。在教學方式上,要廣泛開展體驗式、實踐式、沉浸式教學,加大實習實訓比重;在教材建設上,要及時吸收新技術、新工藝、新材料、新方法,縮短教材更新周期。

  切實加強“雙師型”教師隊伍建設。名師出高徒,這一點在技術技能的傳承上更顯突出。必須真正打通技術技能大師參與職業教育人才培養的途徑,對於非遺傳承人、工藝美術大師等能工巧匠、有一技之長的人才,當取消學歷等有關限制,授予其教師資格。隻有建立一支與技術技能傳承相適應的高水平的實踐教師隊伍,才能培養更多中國工匠。

  要切實更新觀念,培育新型文化。通過職業教育卓有成效的發展,弘揚勞動光榮、技能寶貴、創造偉大的時代風尚。進一步提高技術技能人員的職業地位、政治地位和社會地位,倡導追求技術技能、崇尚技術技能的價值取向。

  職業教育對助力現代服務業的重要作用

  緊盯實體經濟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,實體經濟是我國發展的本錢,是構築未來發展戰略優勢的重要支撐。我國目前技能型人才缺口將近2000萬,解決好這一難題,是未來職業教育的重大課題,也是職業教育發展的巨大機遇。要盯準實體經濟需求,促進供需有效對接,促進教育鏈、專業鏈與產業鏈、人才鏈的有機銜接,引導職業院校合理調整專業設置,優化專業結構佈局。要發揮好“雙主體”辦學模式中學校和企業的兩個積極性,完善“招生即招工、教學即生產、教師即師傅”的教育模式和培養機制,確保實體經濟人才需求得到有效供給。

  瞄準新興產業。新興產業催生出新的產業鏈和產業集群,衍生出一系列新業態、新模式、新行業。新興產業不僅成為新的經濟增長點,也引發對技術技能人才新的需求,從而成為職業教育新的增長點。有關數據顯示,在現代制造業、新興產業中,新增從業人員70%以上來自職業院校。職業教育要密切關註經濟、科技、業態的新變化,瞄準新興產業對一線人員的知識與技能要求,調整培養目標和培養模式,加快建設與新興產業相關的專業和課程,逐步探索與新興產業緊密相連的人才需求跟蹤和服務機制,為新興產業定向培養真正用得上、用得好的實用性人才。

  助力現代服務業。與傳統服務業相比,現代服務業的經營方式、服務流程、技術手段和管理理念都發生巨大變化,形成瞭“小小屏幕萬物皆有”的格局。現代服務業中信息化特點更為突出,要求從業人員熟練掌握信息技術,懂得利用信息平臺處理業務,快速、高效地為客戶提供優質服務。提高現代服務業中密集型勞動力素質,將是職業教育為中國經濟轉型發展作出的重大貢獻之一。因而,職業教育要密切跟蹤現代服務業發展的趨勢,研究新職業崗位所需要的能力要求,細分能力要求的各個組成部分,優化課程設計。

  鏈接

  對職業教育的經典表述

  《教育大辭典》(顧明遠主編,1998年版)

  ①傳授某種職業或生產勞動知識和技能的教育。②黃炎培等所倡導的教育思想,其基本主張是通過對學生施以從事某種職業所必需的知識、技能的教育訓練,溝通教育與生活、學校與社會之間的聯系。

  這一定義表明,職業教育主要是面向某種職業或生產、勞動領域,是一種既傳授知識也傳授技能的教育。職業教育要教導或訓練學生與社會生活緊密相連,促進職業學校與社會發展緊密相連。職業教育是溝通教育與生活、學校與社會聯系的轉化器。

  《國際教育辭典》(特裡·佩格等主編,1978年)

  所有旨在提升職業能力的校內外活動即為職業教育。包括學徒制、校內指導、培訓項目;在崗培訓、人員的再培訓。現代意義上的職業教育包括職業引導、具體技能培訓、最終的就業介紹。

  與上一定義相比,該表述最為突出的一條是開宗明義地指出瞭職業教育的價值取向:提升職業能力。將辦學形式從校內擴展為校外,培養對象從在校學生擴展到在崗人員,同時增加瞭所謂現代意義上的職業教育內容,即職業引導和就業輔導等促進人們更好就業的輔助性培訓。

  《國際教育標準分類》(聯合國教科文組織,2011年)

  主要為學習者掌握在某一特定的職業或行業,或某類職業或行業從業所需特有的知識、技藝和能力而設計的教育課程。這樣的課程可能有基於工作的成分(例如實習、雙軌制教育課程)。成功完成這類課程,授予認可的與勞務市場相關的職業資格證書,相關國傢主管當局和/或勞務市場承認其職業定向。

  這一分類,主張職業教育也要像傳統學校裡的知識教育一樣,設計相應的課程。當然,職業教育中的這種課程設置,還要增加學生實習的內容。完成職業教育課程的學生,除瞭拿到學歷證書之外,還要頒發職業資格證書,以供勞動力市場認可。這一分類的重大意義在於,將職業教育與一般普通教育區別開來,即職業教育要突出與勞動力市場的對接。正因如此,OECD在2010年發佈《為工作而學》,指出職業教育的主要培訓目標是適應勞動力市場的需求;在2014年發佈《學校之外的技能》,指出職業教育應使學生獲得適應勞動力市場需求的系列技能、基於勞動力市場的真實情況為學生提供高效的生涯指導等。

  《職業技術教育與培訓》(世界銀行的政策文件,1991年)

  對專門技能的培訓,隻有建立在堅實的普通教育基礎之上才會更有效,基礎教育和中等教育為很多傳統的手工業和行業提供瞭這種基礎。

  這一判斷值得我們關註的是,職業教育不是一種孤立的存在,更不可能獨立發展,它明確指出瞭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特別是與基礎教育的緊密關系。

  作者:教育部教育發展研究中心